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hxjn的博客

佛曰 自在 孤独 常思 可矣

 
 
 

日志

 
 

幸哉,一息尚存  

2011-02-11 10:5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小龙,我的兄弟》我觉得是近年来香港电影难得一见的诚意。它的诚意在哪,就在那十足的港位,换句话说就是十足的南粤味道,很地道很纯正

我不是一个电影评论加,看电影不会像那些评论家那样评论得头头是道,从情节构思,场景制作,创意构思,人文思想,台词对白,演技特效等等那些方面评头品足,我只从一个普通观者的角度去感受。能打动我的,我才觉得是好电影,不能打动我的,就算各路英雄把它捧上天去,不好意思,你们捧你们的,我不会买账。我喜欢极致的东西,或者说我喜欢纯粹的东西,所以,有两种情况可以打动我:我最熟悉的东西或者我最陌生的东西。这部电影属于前者。

电影里面展现的人情世故,风情谈吐,童年快乐,少年轻狂。。。。。。无一不感到亲切。尽管自己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但片中那不时浮现的怀旧气息,恰让我回忆起观看这一类“粤语残片”的岁月,好吧,更确切的说是由于这部片的感觉让我回想起自己往昔的岁月。记忆是会骗人的,会去掉一些东西,只留下一部分不完整的影像,幸运的是,我的记忆中就留下了些许温馨。记忆其实也是有型的,它需要一个载体,例如人们喜欢的一些影像,一首歌,不光是它们本身的喜欢,更多的是多这些影像和这些歌曲产生的时代环境或者自己发生的事情的一种怀念,不然,我们为什么要拍照呢?如曾轰动一时的《泰坦尼克》主题曲,《我心永恒》曾打动了多少人,说不清是电影成就了这首歌还是这首歌让更多的人去记住了这部电影,当人们在轻声哼吟这首歌的时候,是不是光是记起了电影呢,未必,可能会记起一起看电影的人,看电影的事,或者听这首歌的时候经历过的甜酸苦辣呢?同样的,我的记忆由于《李小龙》电影里的载体,让我回想起熟悉的一切,重温起那一丝的温馨。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认同这部影片。我在许多影评上看到,都对这部片评价不高。刚好及格。为什么呢,可能是这一下影评人不熟悉其中的蕴含的文化吧。的确,这部片讲述的是李小龙从小到成名前的人生,没有众人期待的功夫,也没有波澜起伏的情节,只是一些家长里短,简单,平凡,更没有什么大明星的加盟,故而很难如那些影评人的法眼。得到最多的正面评价就是——纯正的香港味道。仅此而已。其实,这部片的神韵就这里,可惜很多评论家没看到或者说根部看不懂。什么是香港味道,说白了就是一种参杂了西方文化的南粤文化。但其实主体还是南粤文化的体现。是与岭南文化一脉相承的。但,放眼全国,别说对香港文化认识少,就连岭南文化的影响力,都逐渐在减少。清一色的“全国主流文化”。

什么是“全国主流文化”,正如普通话是以北京话作为发音基础一样,“全国主流文化”也是以北京文化和北方文化为中心建立起来的文化。要不然,只有区区三百多年的慈禧弄出来的京剧何以就成为了国粹了,仿佛全国就只剩这一个剧种似的,整天喊保护延续什么的,比它历史更为悠久的粤剧呢,由于地方语言的关系——别看不起粤语,古汉语是有五音的,粤语也是,普通话只有四声,某种程度上粤语更接近“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和接受,只在岭南文化的地盘上自生自灭,可是也没有听到它这么没有出息的说要求“救助”。粤剧的名家和京剧的名家的待遇可谓天壤之别。所以说“全国主流文化”影响力是可怕的。去年一口气推出的几部大片《山楂树》《非2》《让子弹飞》《赵氏孤儿》等,我一部都没有感觉。《非2》的笑点完完全全的北京味道,可是我没有感觉,郭得纲的相声,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和黄子华的栋笃笑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只有炒作名头哪个更响而已了。《让》电影评价很高,票房也很高,我也笑了,笑过以后没有什么感受。我只是一名普通观众,对什么拯救中国电影,开创新旅程的评价一点都没有感觉,只在乎能不能感动我。

这些都是主流文化推崇的东西,可能有人会说我反主流,不好意思,什么是主流。据我所知,今天我们用的简化汉字在中国文字发展史上才是“非主流”。中国几千年文明能源源不断,主要一点是文字从来没有被改变和抹杀,“四大文明古国”其余三国的文字你去看看现在变成什么了,唯有中国自己有特有的文字。可是,这种情况现在变了,出现了所谓的“繁体字”和“简体字”。简体字成为了标准汉字,繁体字呢,可以说是“错别字,大到政府机关的公文,小到小学生的作文,一旦出现“繁体字”马上枪毙——这是错别字。呜呼哀哉,港澳台的同胞们,你们都在用错别字啊!

现今社会上热衷“国学”,好吧,这些不过是现代人编撰过的“古代文化”说白了,就是现代人自己想当然的东西,是“伪国学”。你真有心去弄这个的话,建议你先去读那满是“错别字”的典籍吧。看不懂那些字,好吧,别说什么国学了,回家洗洗睡吧。还得习惯它那从右至左的竖排版,累吧。从右至左竖排是古人写作排版的样式。但今天许多古色古香的建筑仿古风格,一个大牌匾,好家伙,从左到右的排版,落款还在右下方,果然有文化啊。现在我看牌匾都要看几次,没有文化啊,先确认右方有没有落款,再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的读两遍才敢确定内容。我偶然也写写大字,承蒙朋友错爱抬举,有时候要我帮写几个大字做横额,我只有先问清楚,你要从左到右还是从右到左的呢?杯具。记得去年带一三年级学生到一处古屋游玩,在门前,学生张口就来“第夫大”,我一愣,走错了吗,仔细一看没错“大夫第”只不过我是从右至左读,他从左至右读的——他哪学过这些“传统的东西”不过《弟子规》倒背得蛮溜。还好这三个字很简单,没有“繁体错别字”不然他连看都看不懂。

由此想到一个央视的节目,貌似是焦点访谈一类的,说某地在进行规范汉字的活动,中国讲究什么都从“娃娃抓起”,于是一个女老师带着一群貌似五年级的小学生,走到街头上,人手一本记事本,在对着各种招牌横额广告指指点点。有些字是真的写错了,有些是现在流行的“火星文”。当一个镜头定格在一个字上面的时候,我彻底无语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声音在说“这个是错别字”老师一脸鼓励亲切的说“你真棒,这字哪错了”“这个字应该这样写”一个稚拙的“广”字出现在本子上,镜头上招牌字是一个繁体的广字——别以为那学生懂,是老师提醒的。周围的学生欢呼雀跃,为又消灭一个阶级敌人而感到由衷的高兴——霎那间,我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为什么这个老师不和学生说明白这不是错别字,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其中的缘由呢,还一味说好。从此这些学生就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知道等他们长大,等他们走向社会后,等他们掌握话语权的时候,“繁体字”还有没有,祖先留下的文明还有多少人能看懂。一种文化霸权就是这样产生的“排斥异己为我独尊我气愤的不是学生认错了这个字,而是教师教给学生了一种“文化霸权”非此则彼的模式,没有文化兼容的观念,教师都没有任何解释就直接否定了,可怕,可悲。当然不能怪那老师,“主流媒体”在那拍着呢,况且,老师的老师也是这样教她的,她当然就这样教学生了。

还有就是一个卖酒的电视广告。一位白衣白发道骨仙风的老者蹲坐者,提笔在一排竹简上写下酒的配方历史,我看完后总觉得不对劲,但说不出,后来再看一次——一直在广告中插播电视,只有等电视完了才能看到——终于了发问题:老者是竖着从左至右在竹简上写字,悲哀,那是相当的悲哀!

赵逸夫先生赤子之心,关心下一代,在很多地方都投建了爱心学校,统称“逸夫**学校”。在想象中某一天,赵老心血来潮在黑板上留下墨宝,学生们看了都在窃窃私语——怎么这么多错别字啊。当然老师会解释——人家是香港同胞,香港同胞都是这样写字的。好,香港同胞,那是不是中国人,是不是也是用汉字的,那为什么呢。都是一脉相承,首先文字都不同,怎么相承。相反在港澳台往往能找到一些祖先留下的印记。我见过一套系列,是诸如《史记》《战国策》《左传》一类的全本,就是有原文,有字句的翻译,还有译文,我翻看过其中一些,觉得很好,很贴切,很多疑问在里面得到解释,一看,居然是台湾十几名学者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这里发行的肯定是“简体字”在宝岛呢,就不知道了。我们的高等学府,世界著名的大学北大清华复旦,还有那些著名个“国学家”著名文大师们呢,你们干嘛不去也出一套这样的书啊。当然我们的“大师”可能不屑于做这些繁枝末节的工夫,人家是要瞄准诺贝尔奖的——其实,不是有一名“纯种中国人”得了和平奖吗,可是招来一片骂声。可见诺贝尔奖也不是什么好鸟,我们对他集体幻想了几十年,结果人家自己耐不住把自己“脱光了”赤裸裸的站在我们面前——怎么样,我就是那么无耻。人家用“勇于献身的大无畏”来唤醒了我们——别再幻想我了,我就是这德行。从此,我见没有多少人再提“诺贝尔奖”了。再提也是那核泄漏的诺贝尔。

啰啰嗦嗦一大堆,好像和这部影片都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说我不是“专业影评人”没什么文化,只喜欢随口说说。在这个“千年极寒”的冬天里,有这样一部温情的电影,有这样温暖的回忆。幸哉,一息尚存!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