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hxjn的博客

佛曰 自在 孤独 常思 可矣

 
 
 

日志

 
 

菊花台兼说方文山的词  

2011-02-28 17:16:04|  分类: 旧时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突然喜欢上《菊花台》这首歌,便去寻找歌词.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听歌时候喜欢看歌词,要了解歌词的意思.有时候喜欢一首歌并不因为歌曲,而是它的词的意境,所以我对现在很多流行的歌都不感冒,因为很多歌词很白,没有意思,说白了就是所谓的"口水歌".所以我很少听当前的流行歌,所以比较落伍.反是有些歌过那么段时间不那么热了,偶尔听听,觉得也还过得去,就会自己去找找歌词看看,了解一下内容.因为不客气的说现在唱歌的歌手很难让人知道他唱什么,或者词好,却唱不出那个意境,白白糟蹋了一首好词.
  同样的,周同学的咬字我是没有多大信心的,以前他唱《青花瓷》我没有什么感觉,后来在春晚边看字幕边听,才了解了词的意思,觉得写得还可以,明白词意思后听下去觉得还有点味道,不知道和这个感觉差不多的《菊花台》如何呢.我试着找一下,呵呵,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同一首歌歌词有两个版本,而且两个不同的地方意境截然相反.
一个是所谓的巡回演唱会版的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纱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花已向晚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地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另一个是所谓的正版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儿弯弯固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叹朱红色的窗
我依身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灿烂地烧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被风乱也微摇
你的影子剪不断
独留我孤单在湖面神伤
花已伤完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市道上冥冥不堪
手摸独樵愁心拆两半
他已上不了爱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慌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的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菊花灿烂地烧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被风乱也微摇
你的影子剪不断
独留我孤单在湖面神伤
菊花灿烂地烧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被风乱也微摇
你的影子剪不断
独留我孤单在湖面神伤

  好了,现在一目了然。我就稍作分析,第二句就不一样了一个用“勾住”一个用“固住”。这里很好理解,可能是误听,两者意思差别不大,都是留住的意思,只是在语感上一个比较重一个比较轻。第五句“雨轻轻弹”和“雨轻轻叹”两个就出现不一样了,前者注重写景,后者注重写情,雨不会“叹”只有人会,而在“朱红色”的窗前“弹”给人是一种看,而“叹”呢就给人一种孤独的无奈。接着的“一生”和“依生”呢,也可能是听误,毕竟前者更符合整首词的意思。好了,高潮部分出现了,由于这两部分的不同,会改变整首歌的感觉。一是“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一是“菊花灿烂地烧,你的笑容已泛黄”,前者意境显然比后者凄惨。菊花是拿来比喻傲霜的,现在连菊花都残了,可见其景况是何等的悲惨,接着“满地伤”的出现,回想电影的片段,也的确合情合理,歌词在这里既体现出电影要表达的意思,也含有一定的韵味,可以说是中规中矩,应该来说是原词。只是后者的出现,却让我感觉到别样的韵味。看过电影的都知道,后面的大场面的菊花铺设,的确是震人心目,原词的“残”和“伤”都让人联系到那场惨烈的斗争而忽视了片名中的“黄金”二字,而“灿烂的烧”却恰点出这样的场景,黄色的菊花,黄到“灿烂的烧”起来,何等的大气。而且配合后面“笑容泛黄”再次点出菊花的黄也就是“黄金”。而前者配合“笑容泛黄”则让人感到一种无何奈何花落去般的逝去,记忆已经“泛黄”了,是后人对这次斗争的追思。接下来的“心事静静躺”和“心事静静淌”同样的道理,一个是现在的时态,一个是往事的追忆。
  紧接着一个“被风乱也微摇”和“北风乱也未央”,却少了前面的意境高低立见。前者只是说一个情景里面花的情况,还是接着说菊花的,只是这个接本人觉得不太高明,太白了。而后者,却用一些看似高深的语言,道出电影里那勾心斗角的主题,“未央”一词古语里是“还没有结束”的意思,那就表示斗争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死去而结束,只要有皇权只要有利益还会有斗争,把层面一下提高了很多,立意也远很多。接下来的“花已伤完”和“花已向晚”,“凋谢的市道上冥冥不堪”和“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也属于听误,没有太大的新意,只能说半斤八两。这里说一下“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和“手摸独樵愁心拆两半”,这两个差远了。前者前半截好理解,后面的“秋心”只能说自己比较愚钝还没“参悟”,而后者就好理解多了,理解起来就是一个字“孤”,却含有一丝的不甘要把“愁”拆开,一半自己,一半给谁呢,让人留下遐想的空间,可能是作者没想到的吧。
  纵观全词,还是不错的,在现在“口水歌”流行的年代,在这个只要会写字的都称做“创作型”歌手的年代,能写出这样词,应该是有一定的底子在。可是,方文山毕竟是一个沾染商业气息的词作者,给人感觉就如你去喝“星巴克”很多人看起来你很有品位,只是,在真正的咖啡客里对它是不屑一顾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星巴克”只是高档的速溶咖啡,只是我们把它包装得比较好而已。真正的咖啡还是要去那些不怎么显眼可是时间很长的老店才能品尝到。我无意贬低他的词,我肯定他的词,不然我不会喜欢这首歌,只是我记得前人作词和诗,成后一个字都改动不了,而《菊花台的词却出现我说的两种意境,就有斟酌的必要了。当然,周同学也有一定的责任,他的吐字让人很难分辨,因为很多音而同意差。
  我还是相信好的词就是不能也不可能改动的。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